冯小刚的电影越来越成熟,他个人魅力也就越来越吸引人。

记得冯小刚和严歌苓带着《芳华》来我们学校的时候,因为是系主任的课,没办法请假,所以很遗憾和他们擦肩而过。直到今天二刷《芳华》,才越来越能感受到冯小刚自己理解的“一代人”。

电影中的时间非常的明确,从上世纪七十年代开始发生在文工团的故事。这样的电影对于那些并没有文工团经历的人来说,想要拍好非常的不容易,由于现在大多数观影群众普遍年轻,拍出强烈的共鸣感非常的难。但我们的爱国情怀是一样的,看到战争场面,还是一样会愤慨,激动。我想起我哥的一句话:“对于大多是观影群众来说,一部电影里只要有能触动人心的瞬间,那便是好电影。”然而芳华于我而言,给我的震撼远远大于电影的本身。

以前的生活是残酷的,又是充满希望的。刘峰在里面的人设显然是有些滑稽,一面充当着烂好人,另一面却被所谓的“清规戒律”牢牢的束缚着,在我看来,那些年里,好人居然能比坏人还要活的艰难曲折,委实令人唏嘘。他本来有着不错的前景,却为了爱情放弃了应得到的生活,于他而言,他是不会后悔的,从电影的种种与丁丁的画面,能够感受到丁丁在他心中纯洁高尚的地位,这样的爱是小心翼翼的,直到邓丽君那缱绻缠绵的声音以及歌词冲击了这位原本比较懦弱不敢面对的少年。

那两把红色的椅子,意象非常的多,一方面是浅显的表象—为他人订做的结婚礼物,另一方面,宣誓着刘峰对爱情的勇敢和热烈以及爱情的伤害和终结。到了此时,大家应该是有几分怨恨丁丁这样去污蔑了一个前途光明的刘峰。在那个性压抑的年代,这样不齿的事情一旦出现,是非常危险的,所以在丁丁的想法里,除了撇清,别无他法。刘峰第一次直接的受到腐朽思想伤害时,就是对他纯洁的爱情污蔑的时候,为什么一个活雷锋不能敢爱敢恨?为什么丁丁死活不愿意刘峰喜欢她?

因为刘峰是人人的榜样,在领导的眼里,若是他做了“伤风败俗”的事情,来的惩罚一定要比其他人多得多,所以他必须是圣洁的,以及毫无瑕疵的人物,这正是刘峰的可怜之处,当一个人若是成了大家所追捧羡慕的榜样,做了一些离经叛道的事情,来的伤害远远比普通人大的多。这也直接导致刘峰的未来也发生了改变。

澳门皇冠,刘峰这个人物身上,体现的是一整个时代,他的生活受到的便是这个时代对他的摧残与折磨,他的善良和这个冷漠的世界格格不入时,做什么都会引人注目。当他真正的沦为一个普通人时,大家都会感到惋惜可怜,因为一个善良人活过了那个克制的时代后,变成了一个受到生活所迫的,被逼得走投无路的可怜人了。

再来说说这几个女性角色。整片故事其实是萧穗子的视角来撑起每个片段之间的连接的。在这部电影里,萧穗子站在一个客观,又或者是冷漠的一个角度上去说了刘峰和何小萍的故事。她这样,更不容易觉得这场故事是虚假的,反而添加了几分真实性,最主要的是,萧穗子后来大约是成了一个写书人,于情于理都没有任何差错。

萧穗子代表的是典型文工团女孩的形象。默默无闻,心中却也燃着熊熊不息的爱火,萧穗子真的是太平凡了。她既做不到何小萍的大胆,也做不到林丁丁的多情,只能随着局势慢慢的走。

何小萍,由于她生长在特殊的环境中,她所作所为也变得很是特殊。她的想法特别单纯,就是希望被尊重,可她发现文工团的生活和以前差不多时,她也没感到太大的诧异,而是默默忍受,忍受对她来说,已经习以为常,其实她和刘峰是一样的人。影片中没有交代刘峰的背景,却不难看出,刘峰的出生也不是很好,但是两人都保持着心底的那些善意。何小萍后来在西藏中的冷漠和欺骗,也全来自她发现大家最后的一丝善意都被这时代摧毁得所剩无几,她不能明白的是,为什么善良的人也一样受到了惩罚,而不善良的人,却仍然好好的?

善良变成了残酷的利刃,一代人的芳华,一代人的青春,一代人的回首。那些年里,压抑和解放是两个极端,越压抑越自由,越解放越难过。

© 本文版权归作者  孟怀书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