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分厚道的提示:如果你没有太多时间,请直接看本季季终的第13集。(原因下文说明,不喜,请迅速离场)。
       
       美剧《纸牌屋》正在回归“平庸”。
       因为前两季太成功、太惊艳了,第三季实难再有超越。
       本季13集其实就在讲一件事:一个“跛脚总统”如何开启连任之路。
       所谓跛脚总统(Lame President),又称“跛脚鸭总统”(Lame-Duck
President),原系经济术语,指经营失败的投资者。后被引入美国政治语言中,常把任期将满而失去政治影响力的公职人员称作“跛脚鸭”。现实中,近几任美国总统在后期都因失去对国会的控制力成为“跛脚总统”,奥巴马也如此。

拍不拍《纸牌屋》第六季,都可以把责任怪到凯文·史派西头上。

       在第三季中,弗兰克·恩德伍德成功就任美利坚合众国总统,但他发现自己尽管身处职业生涯的顶点,仍然面临许多棘手问题:
       内政方面,众参两院都掌控在反对党共和党手中,身为民主党总统,弗兰克处处被掣肘。
       党内方面,由于民意支持率持续低迷,民主党内高层不希望弗兰克于2016年竞选连任总统。
       外交方面,弗兰克需要妥善应对俄罗斯强人总统佩特罗夫(Petrov)在诸多国际事务中对美国的“挑战”。
       此外,还有一些支线剧情,它们与主线剧情有关联,稍后会陆续在文中提及。
无法预估的热点事件
       近几年,有多部美剧可谓紧跟时局,其中包括已经被“砍”的《新闻编辑室》。由于拍摄与播出存在时间差,这些剧的编导事实上都在做一种赌博,他们需要研判电视剧在电视平台或网络首播时,可能延续的热点是什么。《新闻编辑室》第三季里讲到了波士顿爆炸,却没有办法预估马航MH370事件。
       同理,《纸牌屋》第二季尽管押对了美中关系,可第三季却没有完全展现2014年的国际大格局。
       当然,你不能说把美俄关系与巴以和谈放入第三季有什么错,因为从时间点上来说,2014年初,当Netflix宣布制作《纸牌屋》第三季时,乌克兰局势正在失控中,当时欧美媒体上充斥着对于俄罗斯与普京的强硬表态与制裁措施。
       而巴以和谈以及在约旦河谷地区派遣联合国维和部队,以我的理解,可能与两个因素有关,一是奥巴马政府展现出与二战后历届美国政府相区隔的态度,似乎在巴以问题上对以色列进行了比以往严格些的制约。
       另外,我检索了一下新闻,在2014年初,巴以双方正就最终和平协议方案进行谈判,其中涉及以色列是否应该继续在约旦河谷驻军问题。简要说明一点,约旦河谷在中东有着重要的战略地位,因为在本地区气候炎热干燥、地表水量稀少,地下水储量也不丰富,约旦河作为本地区重要淡水来源就成为多方多年来争夺焦点,几次中东战争都说明了这一点。
       但,如果《纸牌屋》第三季还能再延后几个月开始拍摄周期,也许脚本走向就会大不一样。因为在这一季里,居然漏掉了伊斯兰国(ISIS),可能的原因是奥巴马当时还公开认为这一极端组织只是群乌合之众,成不了多大的气候。
       2014年6月至12月1日的拍摄期内,《纸牌屋》第三季押的最正确的事情,是民主党在中期选举中的惨败。不过,从编剧角度来说,把民主党写得惨点,可能对剧情本身更有帮助。因为弗兰克需要有一个糟糕的起点。
弗兰克到底像谁?

假设去年下半年,随着此公的性骚扰丑闻愈演愈烈,网飞(Netflix)最终决定砍掉该剧,那么所有人都可以指着史派西骂一句——都怪你,连累了这么好的一部剧。

       如前所述,弗兰克这个政坛小强,没有什么显赫家世,也没有多少文治武功,他只是靠着党政权谋一步步爬上了权力的顶峰,然而他很快意识到,他与剧中对手俄罗斯总统佩特罗夫不同,美国总统尽管贵为世界唯一超级大国领袖,却无法自然而然成为一个一言九鼎的政治强人,相反,他需要小心处理各种关系、事件,生怕暗处突然袭来的冷箭给他致命一击,毁掉他的政治生命。
       在本季中,他的政治生命便是必须被民主党提名为2016年总统候选人,可这条道路没有那么一帆风顺。
       于是,编剧们让他推出了一个雄心勃勃的计划“AMERICA
WORKS”(美国工作简称AmWorks),这简称遭致脱口秀主持人史蒂芬·科拜尔(Steven
Colbert,真人出镜)的当面嘲笑。
       所谓AmWorks,虽然在几处都有说明,但其实编剧并未详细介绍这政策是什么,反正按照弗兰克的说法,这是堪比“罗斯福新政”的好东西,创造就业机会,让空谈误国的“美国梦”能够真正接地气地成为“美国现实”。这多少有点像奥巴马总统所言的重振美国制造业计划,以及“学徒计划”等,但在内容上,听下来AmWorks又要比奥巴马两届总统任期内提出的各种就业计划来得包罗万象,它还囊括奥巴马医改计划,如Medicaid(医疗援助)在内。如同现实中的那样,共和党肯定会把这一计划认为是“社会主义”的。反正这一计划,从编剧角度也只是在美国首都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取得效果。
       编剧还现编了另外一件事情让弗兰克忙了好几集,那便是在约旦河谷的维和部队问题,其中涉及美俄角力,中东纷争等。显然,编剧是要黑俄罗斯到底,正如西方媒体一直指控乌克兰东部亲俄武装中有许多俄罗斯士兵一样,他们也要编撰出俄罗斯士兵在约旦河谷搅局一事。

澳门皇冠,然而,网飞只是决定砍掉史派西饰演的角色弗兰克·恩德伍德,结果《纸牌屋》最终季8集故事成为一场灾难,又有人可以跑出来指责史派西——都怪你缺席,好好的一部剧烂尾了。

       剧中的俄罗斯总统佩特罗夫显然就是在影射现实中的俄罗斯总统普京。或许佩特罗夫还是普京的加强版,因为出演佩特罗夫的演员一看就比普京高,还比普京头发多,更重要的是,尽管普京也算是当过克格勃特工,可佩特罗夫居然还参加过阿富汗战争,据他自己说,当年在阿富汗被游击队员刺中肋骨,却能拔出匕首,割人首级去敌村示威。
       如此强化佩特罗夫形象,一是为了反衬出弗兰克作为民主社会的总统,尽管他内心也是个政治强人,渴望着政治独裁,可他却无法像佩特罗夫那样为所欲为。
       第二点,编剧显然在此处又黑了一下只会与普京坐在一起时尴尬摆臭脸的奥巴马,即弗兰克尽管也老被佩特罗夫将军,但这位美国总统多少有一点外交智慧与政治手腕,最终把俄罗斯总统摁在了谈判桌前,达成了至少还说得过去的“体面协议”。
       无论是AmWorks还是约旦河谷的多国驻军,都是在展现弗兰克作为美国总统的能力,否则无法令观众信服,这个似乎只在前两季展现权术的家伙,有什么资格去竞选美国总统。
       前两季就有人在讨论弗兰克像谁,许多人给出的答案是美国第38任总统杰拉尔德·福特,因为他也如弗兰克一样,未经选举,成为副总统和总统,当然这是拜水门事件所赐,这位共和党众议院内领袖人物,先是接替辞职的副总统阿格纽,随后又接任尼克松成为美国总统。
       不过以福特生平而言,这位“老好人”似乎没有弗兰克那么阴鸷。而如果编剧要把本剧再编下去,没有连任成功的福特显然已经不适合弗兰克了。

澳门皇冠 1

       这里要插入一下一个支线剧情,或许这应该称为第二主线,即关于弗兰克妻子克莱尔的。看过前两季的观众都知道,恩德伍德夫妇都是政治动物,他们是为追逐名利而生的,克莱尔为了实现自身的事业抱负,在对弗兰克的一再坚持下,担任了美国驻联合国大使,她在约旦河谷及美俄关系上,扮演重要角色,重要到佩特罗夫要求必须撤掉克莱尔的大使职位,否则美俄之间毫无达成任何妥协的可能性。
       以第一夫人身份去担任公职,美国开国两百多年来未见。编剧脑洞大开的剧情设定,是为了铺垫本季最后几集恩德伍德夫妇感情的破裂。这对政治夫妻的分分合合实难以常理推断。但在现实中,倒不是没有迹象可循。
       好事者常常会猜剧中人在现实中谁是谁。从创作者角度来说,这其实是一个古怪的问题,因为本来就都是虚构的,何况他们更希望观众看出本剧里有多少莎士比亚戏剧的影子。只是猜谜游戏,有时也会蛮好玩的。因为克莱尔的原因,有许多人会去猜恩德伍德夫妇是克林顿一家。个人以为,不妨再扩大视野,恩德伍德夫妇在有些方面更像法国现任总统奥朗德及其前女友罗亚尔。两人先后获得法国社会党提名参与法国总统选举,只是前一次罗亚尔参选输给了萨科齐,结果没隔多久,之前一直号称同居几十年幸福美满的罗亚尔与奥朗德分手了。
本季只要看第13集就可以了
       电视剧都是编的,但你看得津津有味,也多少说明,它在某个点上打到你了。
       三季《纸牌屋》共39集,作为一个普通观众看下来,也许会对美国政治运作有一份了解。
       比如,为什么本季最后三集这么浓墨重彩地讲爱荷华州(又译艾奥瓦州)民主党预选情况,因为该州在美国选举程序中占有重要地位,它是对总统选举参选人的第一次政治表决,它会考验参选人的耐力、定力、筹款能力和组织技巧。
       2008年,当时名不见经传的奥巴马,就是在爱荷华州举行的民主党内首场初选中旗开得胜,随后迅速成为媒体焦点,取代希拉里成为民主党候选人并最终当选总统。本季片尾宣告弗兰克在爱荷华州的胜利,似乎预示着,如果本剧还有第四季,弗兰克或许还能在总统的宝座上与观众告别。
       最后解释一下,为何我认为本季只要看第13集就可以,以及为何我认为本季“平庸”的原因。容许我剧透一下,如果你对第二季第13集还有印象,你会记得弗兰克当上了总统,他的幕僚长道格正开着车准备“处理”掉妓女瑞秋。好了,告诉你一个好消息,第三季第13集把故事续上了,道格终于“处理”掉了瑞秋,弗兰克正在努力让自己继续有资格当总统。

《纸牌屋》第六季海报

       当中12集画了一个圆。你可以说讲了许多,也可以说什么都没讲。毕竟美版《纸牌屋》一开始的计划也只是两季。从主创团队角度来说,有一个事实上的难点,《纸牌屋》难以逾越,他们不可能在电视剧中讲太多凭空想出来的政策,并且预判这些政策取得成功或失败。因为虽然本剧是虚构的,但作为一个现实题材的电视剧,现实给了许多制约,比如你不太能看到共和党及美国右翼倾向的福克斯电视台,也看不到有关茶党的太多人物,因为表现过这些的《新闻编辑室》已经被“砍”了。
       没有多少人会像昆丁·卡伦蒂诺那样,天马行空地就把希特勒给“枪毙”了。
       另说一个可能会让部分中国观众兴奋的点,本季《纸牌屋》里,弗兰克提到了托克维尔,你理解这个梗的点在那儿吧:老王推荐过《旧制度与大革命》,老王也推荐过《纸牌屋》。

11月2日,《纸牌屋》全新的8集故事在网飞平台上线之后,很多剧评人都在表达一个观点,即没有了弗兰克的《纸牌屋》不如不拍。《Esquire》杂志的评论是:“正如这部剧不能没有克莱尔·恩德伍德,少了弗兰克也同样不能成立。”《名利场》杂志则直截了当地写道:“《纸牌屋》终于‘崩’了。”英国《卫报》同样给出了差评,该报认为,由于史派西无法出演最新一季,“罗宾·怀特(克莱尔的扮演者)难以独挑大梁。”

本文无意在此赘述史派西的演技或是其令人不堪的私德,但有一点需要肯定,史派西饰演的弗兰克·恩德伍德是《纸牌屋》前五季的灵魂所在,套用单田芳老师常说的一句话,“某某是某套书的‘书胆’”,弗兰克一角的确就是《纸牌屋》这部剧的“剧胆”。不管因为什么原因抽离弗兰克这一角色,其结果是这部剧散架了。

澳门皇冠 2

《纸牌屋》的魅力就在于两个“政治动物”恩德伍德夫妇,少了任何一人都不行

《纸牌屋》之所以在播出之初令许多人着迷,就在于它生动刻画了一个名叫弗兰克·恩德伍德的“政治动物”,他是如此的狡诈、奸猾、不择手段。而通过史派西的演绎,在某种程度上,史派西就是弗兰克,弗兰克就是史派西,没有第二个人能够在短期内接替史派西出演弗兰克。所以,为了商业利益必须再拍一季的网飞,不得不做出一个不算高明,但却没有办法的选择,在《纸牌屋》第六季里让弗兰克死掉,可结果却是,弗兰克的确在最后的八集里一集都没有出现,但那个叫做弗兰克的幽灵“阴魂不散”。

回顾《纸牌屋》第六季的前期制作过程要比观看那八集故事要来得精彩,去年10月,《纸牌屋》剧组还在媒体上表示,“最新一季已在运作之中”,然而突如其来的枪击案打乱了《纸牌屋》的拍摄节奏,10月18日巴尔的摩发生枪击案,案发地点就在剧组附近,尽管当时剧组很快就发表声明说未受影响,但事后看来,这就像是梁山好汉在出征方腊之际,大纛被风刮倒一样。

10月30日,当时在好莱坞已经闹得众多大佬人仰马翻的MeToo运动终于延烧到了《纸牌屋》剧组,演员安东尼·莱普指控史派西在1986年对其猥亵,莱普时年14岁。网飞公司当即决定砍掉《纸牌屋》第六季。(请注意,此前尽管剧组一直在表示新一季正在运作中,但网飞从未官宣过,因此有传闻,网飞早就不想再续订了,只是没找出一个合适的理由)。

没过几天,怀特站了出来,她强烈反对网飞公司砍掉《纸牌屋》的决定,“就因为一个人的问题,而让相关的2500人生计无着”,她给出的理由的确很像是一位政客,结果便是网飞又决定再拍一季《纸牌屋》,只是史派西被封杀了。

澳门皇冠 3

澳门皇冠 4

澳门皇冠 5

在《纸牌屋》第六季里,史派西饰演的弗兰克是无法出现的,但又不得不出现,只能采取拍摄替身的身体局部来解决

在《纸牌屋》第六季的拍摄期间,不断有主创团队人士出来对媒体放风,一会儿说什么史派西的缺席让剧本临时大改,一会儿又说什么虽然没有了史派西,但弗兰克这个角色仍将影响着剧情。

只要看过《纸牌屋》前五季的观众都能理解,该剧的戏剧张力就在于弗兰克与克莱尔这对“政治动物”之间的合纵连横、尔虞我诈,不管当初该剧是不是要去影射现实中的克林顿夫妇,《纸牌屋》的魅力是需要史派西与怀特相互映照的。

笔者观看《纸牌屋》第六季的过程,可以用“工伤”来形容,每每看到剧情刻意的翻转,就会感叹,“编剧大人是在放飞自我吗?”

与以往一样,最新一季同样在许多情节上呼应着美国政治现实,比如美国中期选举、大法官任命、对叙利亚动武、社交网站的后门等。甚至还有一个巧合(因为我不认为当初在剧本阶段,编剧们知道白宫里发生了什么)——剧中克莱尔的执政团队试图引用美国宪法第25条修正案罢免她,而在现实中,今年9月,《纽约时报》发表了一篇题为《我是特朗普政府中的一名反抗者》的匿名文章,文中称,白宫高层还曾讨论过援引美国宪法第25条修正案要求国会弹劾总统。

澳门皇冠 6

克莱尔在《纸牌屋》第六季里的所谓心机,真是把观众当傻子

但与前面五季不同的是,最新一季《纸牌屋》并没有兴趣做美国政坛的“先知”,诚如第五季播出之际,史派西在脱口秀节目中说的那样,自从特朗普上台以来,现实中的美国政府比电视剧里的白宫还要“夸张”。

那么《纸牌屋》第六季到底想干什么?窃以为,他们同样陷入了与中国同行一样的“迷思”里,试图打造所谓的“大女主”剧,结果无非只是在呈现一点,即一个男权社会里,她要么是男人的女人,要么是女人中的男人。

澳门皇冠 7

尽管克莱尔说,“弗兰西斯(弗兰克的大名),我和你再无瓜葛”,但剧情绕不开弗兰克

此前中国观众喜欢揶揄《纸牌屋》是“美国版《甄嬛传》”,这回倒好,《纸牌屋》彻彻底底成为了“美国版《延禧攻略》”,最新一季克莱尔总统哪像是在白宫办公,明明是在延禧宫办公,所谓的宫斗都幼稚到了极点,所有的政治阴谋完全靠着对手突然之间的智商下线解决问题。

这还不是最大的问题,问题还在于《纸牌屋》不得不继续“消费”弗兰克,尽管“下木总统”在第六季一开头就通过几句台词被妥妥地“说死了”,然而围绕着弗兰克留下的“政治遗产”,该剧仍在反反复复,不断纠缠。我不禁做出这样一个假设,假设编剧们能够快刀斩乱麻,彻底与弗兰克做个了断,专注于克莱尔这个活人,是否该剧还有救?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