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心观点:今年关于流动性价格和汇率的趋势是,就货币来说风险点在于流动性的价格,以及涉矿信托的违约,估计今年央行不会将存款利率浮动区间放到120%;就汇率来说,今年人民币对美元名义汇率的波动幅度可能会很小,原因在于中国外贸不乐观,江苏上海的目标是外贸零增长,广东仅1%;今年结售汇仍然顺差较多,原因在于人民币对美元利差还在扩大。另外国内居民对人民币汇率前景开始怀疑,结汇意愿强烈,今年汇率制度改革很可能没有任何像样的举措。尽管欧美经济见底,但中国外贸是比较弱的;尽管社融和信贷中性,但无风险利率是高的;尽管存款侧不加码上幅,但同业利率也不低;考虑到通胀因素,2014年年内实际利率是极高的。制造业要调整,外贸还不好,金改带来国内不稳定的高利率,如果叠加人民币升值,那利率高汇率硬不是一个好的政策组合。考虑到去年人民币对美元的中间价升约3%,今年人民币对美元中间价阶段性的适当的下调是很有可能的,全年升贬互见。1月份流动性数量的投放并不过分,去年12月份无论央行采取何种姿态,都不影响2013年全年增长和通胀的定局,央行当然会在12月份急收流动性,为今年留下空间。今年1月流动性和去年12月没有可比性,但和2013年1月相比差异不大,央行的操作仍是中性的,商业银行也未曾冲动。
M1增速急降折射了企业存款和居民储蓄流向支付端的季节性特点。货币的风险依然在流动性价格,尤其涉矿信托的违约问题依然是上半年货币的核心风险,流动性价格的风险并没有因为短期流动性的超预期乐观而消除。货币汇率方面的担忧在上升,尤其是国内居民对人民币汇率的前景开始表示忧虑,但当前人民币对美元的利差还在扩大,资本内流对人民币升值的作用力仍然强烈,考虑到去年人民币对美元的中间价升约3%,今年人民币对美元中间价阶段性的适当的下调是很有可能的,全年升贬互见。尽管对新兴市场的预期不稳,但去年中国结售汇仍顺差1.68万亿元,显示资本内流持续和国内私人部门结汇意愿较强。这个趋势在1月份没有改变。资本流动在1月份的受到美联储量宽退出和中国宏观数据不及预期的影响比较疲弱,加上中国异常的外贸数据,热钱内流的情况反而加速。对于人民币国际化的看法,我们认为按代理行模式和结算行模式走人民币国际化,都行不通。进入2月份以来,美股重拾升势,美元指数反而连跌2周,使人民币汇率甚至有升值的压力。最近1周美元指数上升,同时对中国增长,通胀和外贸的忧虑抬头,人民币贬值的压力出现。中美关系趋淡,美国经济趋强,中国没有兴趣去推升人民币,美国也没有兴趣去逼迫人民币升值。名义汇率如此走势却不等同于外储和外汇占款不继续上升。国内高利率搭配软汇率,会使得私人部门短期结汇意愿更加强烈。

2013年第二季度,人民币兑美元持续升值,整个季度升值1.42%。4月份顺差同比有所下降,5月份顺差同比增长9.2%。

据统计,2013年4月我国银行代客结汇1340亿美元,售汇997亿美元,结售汇顺差343亿美元,这是自去年9月份以来银行代客结售汇连续8个月出现顺差;5月份,银行代客结汇1505亿美元,售汇1333亿美元,结售汇顺差172亿美元,较4月份大幅下降164亿美元。结售汇差值规模有所回落但同比仍有所上升。同时,人民币汇率询价不断向央行公布的中间价下限冲击,表现出市场结汇意愿仍然十分强烈。

在今年第一季度中国经济好于预期的情况下,中国央行又进一步推动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的市场化,人民币对美元中间价在4月初开始加速升值,人民币升值预期得到强化,同时也助长了“热钱”向境内的流入,加剧了人民币的升值。在3月份对外贸易逆差的情况下,四五月份人民币升值的趋势反而加速。有研究认为,短期国际资本流入,即“热钱”才是二季度初人民币持续快速升值的主要推手。从利差来看,当时美欧日的基准利率在0%至1%左右,而中国一年期人民币存款基准利率为3%、银行间市场年化7天资金利率均值约3.2%,为短期国际资本提供了进行利差套利交易的土壤。

专家认为,在我国现行的资本项目管制背景下,套利资本主要通过保税区的虚假贸易流入。今年二季度,国家外汇管理局加强对虚假贸易的查处,加上美联储退出量化宽松政策的言论和预期,使国际短期资本从新兴市场经济向美国回流。6月份,中国的短期国际“热钱”流入减少,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升值也有所放缓。

澳门皇冠,同时,资本流入新兴市场经济国家,推升了这些国家的汇率、利率、资产价格以及通胀率。今年以来,美国经济持续复苏,逐步退出量化宽松政策的呼声渐起。6月份美联储主席伯南克关于逐步退出量化宽松政策的讲话导致退出预期迅速升温,从而致使全球金融市场大幅动荡。大量国际短期资本从新兴经济体流回美国,导致新兴经济体货币出现大幅贬值。由于人民币对美元在前期升值的基础上仅小幅回落,从而导致人民币有效汇率持续大幅上升。

此外,日本在2012年下半年推行的极度量化宽松政策导致日元大幅贬值,在一定程度上推动了日本经济的复苏。而2013年欧洲经济复苏仍然乏力,但最困难的时期基本过去,金融动荡逐步趋缓。欧元汇率在一季度回落以后,二季度呈现小幅震荡整理态势,最终在季末表现出对人民币小幅升值。再加上中国第一季度国内生产总值年率上升7.7%,逊于市场预期的8.0%,制造业PMI为50.9,数据尽管好于前值,但依然不及预期。中国GDP增速低于预期,经济增速下滑使中国对矿石等初级产品进口需求下降,对中国出口依赖较大的澳大利亚经济受到影响,澳洲联储4月份降低基准利率0.25个百分点至2.75%,以刺激经济,导致澳元进一步贬值。整个第二季度澳元在人民币有效汇率升值的贡献中占据第二的位置。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