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我国金融市场出现一些新的变化和动向,引起国际舆论的普遍关注。总体上,国际金融界人士和媒体对中国金融形势持积极看法,认为金融市场的改革从中长期来说是有利的,中国并不存在流动性危机或者“钱荒”,但应加强流动性管理,把更多资金引导到实体经济。

“钱荒”事件进入尾声之后,央行行长周小川首次回顾了此次波动的来龙去脉和央行对流动性的政策把握。

央行对流动性充足的判断准确

在出席“陆家嘴论坛”期间,周小川简短接受了《第一财经日报》的独家专访。他表示,央行对流动性的把握,市场基本上还是正确理解了。“此次货币市场利率的波动,其积极意义在于提示银行,需要对自己的资产业务作出调整。”他说。实际上自6月中旬起,银行资产扩张态势已有适当回调。

新加坡华侨银行经济分析师谢栋铭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总体来看,中国当前流动性充足,中国央行这一判断是准确的。近期货币市场利率大幅上升,给中国商业银行敲响警钟,需要加强流动性管理。从监管角度来说,中国央行传递的信息很明确,就是商业银行需要去杠杆化,把资金引导到实体经济。金融市场的改革从中长期来说是有利的。

在周小川看来,目前国际经济金融形势复杂多变,国内经济也面临一些新情况、新问题,金融市场历来是一个很灵敏的市场,对任何价格信号都会有迅速反应,这既有助于发现问题,也有助于市场自我调整和修复。

日本信金中央金库海外业务支援部高级审议官露口洋介对本报记者说,中国目前不存在流动性问题。中国一方面要维持当前的金融政策,另一方面要抑制影子银行等泡沫现象,需要通过采取其他的微观限制措施。

针对各方猜测和关注的货币政策走向,周小川再次强调,当前我国经济金融运行总体平稳,物价形势基本稳定,说明稳健货币政策是合适的,效果是好的。人民银行将继续实施稳健的货币政策,并着力增强政策的前瞻性、针对性和灵活性,适时适度进行预调微调。一方面引导金融机构保持合理信贷投放,科学安排资产负债总量和期限结构,支持实体经济的结构调整和转型升级;另一方面,也将继续综合运用各种政策工具和手段,适时调节市场流动性,保持市场总体稳定,为金融市场平稳运行和经济发展创造良好的货币条件。

野村证券经济学家张智威在发给记者的分析简报中说,中国人民银行25日表示,中国经济流动性充足。中国央行还表示,对于贷款符合国家产业政策和宏观审慎要求、有利于支持实体经济、总量和进度比较稳健的金融机构,若资金安排出现暂时性缺口,央行将提供流动性支持。这说明中国央行不会放任银行倒闭。

这次货币市场波动,起因是6月初的第一个礼拜,一些金融机构贷款增长比较快,尤其是票据业务增长过快,因此出现了头寸紧张。周小川表示,这种情况过去没有发生过,“这和银行贷款冲动强烈有关”。

澳门皇冠,美国CNBC电视台报道,最先提出“金砖国家”概念的原高盛首席经济学家吉姆·奥尼尔认为,中国不存在流动性紧缺问题。他在巴黎举行的国际资本会议上强调,认为中国出现银根紧缩的看法是错误的。

数据显示,今年6月的前10天,全国银行业金融机构贷款增量接近1万亿元。

德国《商报》博客作者麦雅风认为,中国目前的情况看起来十分稳定,银行的问题贷款比例较低,经济增长平稳,资金量充足。中国的通货膨胀率也低,目前没有恐慌的理由。

在24家主要银行中,当时有半数银行的新增贷款甚至超过此前一个月的新增贷款。一般而言,6月末是商业银行的考核时点,银行有可能“冲业绩”,前10天信贷投放就接近1万亿的现实,让央行感到担忧。

中国对宏观经济有绝对调控能力

周小川认为,出于半年考核时点等因素,银行发放贷款的冲动十分强烈。这种动向和稳健的货币政策、贷款均衡增长的要求,以及服务实体经济、支持结构调整的方向不完全一致。“需要他们把这种倾向调整回来。”

委内瑞拉中央大学教授罗德里格斯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指出,中国进行正常的金融市场整顿,央行将通过调节措施,减少非正常贷款市场的庞大资金流动,有效维护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运转。中国当局对宏观经济形势有绝对的调控能力,央行会在较短时间内适度增加流动性,中国金融体系总体稳健。

端午节前,部分银行显露流动性紧张迹象,进入货币市场融资的需求上升。在市场资金偏紧的情况下,央行并没有像往常一样迅速介入。及至6月20日,货币市场上隔夜拆借利率盘中最高甚至飙升到30%,流动性紧张达到空前状态。

日本大学经济学部教授曾根康雄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坚信中国政府金融部门能够对金融保持可控性,本次政策体现了中国政府金融部门实施金融体制改革的强烈意愿。

此后,央行向一些符合宏观审慎要求的金融机构提供了流动性支持,加之市场的恐慌情绪逐渐消散,货币市场利率稳步回落。6月28日,各期限品种质押式回购加权平均利率全面下行,隔夜利率回落至5%以下,较6月20日下降了679个基点。

加拿大《环球邮报》6月25日发表述评,谨慎肯定中国央行收紧货币供应的必要性。文章说,中国政府出台的金融新政旨在消除危险的金融泡沫,以使经济结构更为平衡合理。如果中国坚持收紧信贷的政策不动摇,那将成为一个大胆的信号,表明中国为击穿信贷泡沫、摆脱对出口的依赖,准备容忍一个时期的经济增速放缓,以便建立起可持续的经济增长模式。

这次货币市场利率的飙升,可谓给了商业银行一个记忆深刻的“教训”,并推动其开始调节自身的资产负债结构。

俄罗斯《公报》认为,中国人民银行提出将采取措施调整银行间贷款利率至合理水平,帮助下跌的股票市场恢复了信心。政府采取稳健的货币政策是为了抑制增长过快的银行贷款,保障金融市场的稳定性。

“确实这个效果也都达到了。”周小川称,从6月中旬开始,银行资产规模已有适当的回调。他表示,此次货币市场利率波动的意义在于,提示银行需要对自己的资产业务进行调整。实际上,央行的意图也得到了金融机构的正面呼应。中国建设银行副行长赵欢近日即表示,“这次市场波动有正面意义,在没有真正危机的情况下对市场进行了教育。相信这次风波过后,各家银行都会提高对流动性风险管理的认识,并在未来资产负债管理策略上和金融市场业务操作策略上作出审慎的调整”。

路透社指出,此前中国央行实际上是在给中小型银行上风险管理课。央行没有立即向市场注入流动性,传递的信息很明确,就是要让中小银行转而专注于吸收更加稳定和有足够保障的存款来进行贷款融资。

与此同时,周小川亦认为,货币市场利率大幅波动也会产生副作用。利率上升后,会不会有一些脆弱的小机构出现流动性困境?

对中国经济的未来充满信心

周小川强调,对于个别金融机构出现异常性的困境,央行作为最后贷款人,负有维护金融稳定的职能,肯定不会不管。“但也有个度的考虑,就是机构困难到什么程度。有一点困难就帮,那本来该调整的资产业务,可能就不调整了。”

西班牙在华企业家协会负责人马塞洛·穆尼奥斯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指出,中国市场的流动性是有保障的,近日货币市场利率出现上升和波动,与一些节点性因素和国际金融市场的整体形势有关。他表示,中国经济和金融管理者对当前中国经济金融形势有着十分清醒的判断,中国政府正在通过实施稳健的货币政策继续推动中国经济的转型升级,他对中国经济的未来充满信心。

那么,如何来把握这个度?

据韩国《亚洲经济报》报道,韩国三星经济研究所所长郑启英对中国经济持乐观态度。他在26日的定期会议上表示,中国正在推动向消费主导型增长转型,虽然不能立竿见影,但也在逐渐发挥着积极的作用,中国经济下半年可以摆脱急剧下落的风险。

“没有明确的尺度。还是基于判断,在判断的基础上,灵活掌握,”周小川表示,“一方面要促进商业银行作适当的回调,按照符合党中央和国务院要求的方向去发展业务,均衡放款,支持结构调整;另一方面,我们也在观察看有没有出现流动性特别困难的机构,对这类机构也不会放手不管。”

俄罗斯科学院远东研究所副所长奥斯特洛夫斯基向本报记者表示,当前中国实体经济仍旧保持良好的增长势头,不论是股票市场指数的浮动,还是银行业机制出现的问题,都不预示着中国经济发展出现了问题,这也意味着中国的金融市场仍具备健康发展的基础。

周小川表示,流动性整体上是够用的,没出现明显的短缺。另一方面,个别机构若出现问题,央行也会从稳定金融市场的角度进行适当救助,防止个别事件引发市场恐慌,避免传染。

泰国《曼谷邮报》26日报道称,泰国银行行长张旭州表示,中国信贷市场近期的情况,是因为中国央行实行稳健的货币政策,加强金融纪律,控制非金融机构借贷。这一状况不会对东南亚金融市场产生传导影响。(记者王慧、郑红、丁大伟、张卫中、李学江、万宇、刘军国、白阳、林雪丹、倪涛)

在本轮“钱荒”剧烈波动时,市场也确实出现了众多商业银行违约的传言。

近日,中国工商银行董事长姜建清在接受采访时认为,这次不是“钱荒”,是“心慌”。姜建清表示,在互联网高度发达的时代,信息的传播非常迅速,包括错误的信息和谣言。而等到市场非常清晰地知道这是一个错误信息或谣言的时候,可能已经遭受了损失。

“从短期来讲,流动性需求和人们的信心预期有很大关系,今天是这样,明天就可能变化很大。”中金公司首席经济学家彭文生表示,相信近期央行的表态和政策取向有利于稳定市场预期。

周小川也表示:“我们不希望市场上散布谁谁谁挺不过去了,这对机构也是不利的。”

央行公布的数据显示,5月末,金融机构备付率为1.7%,截至6月21日,全部金融机构备付金约为1.5万亿元。通常情况下,全部金融机构备付金保持在六七千亿元左右,即可满足正常的支付清算需求,若保持在1万亿元左右则比较充足,总体看,当前流动性总量并不短缺。因此,不少业内人士认为,“钱荒”是个伪命题。这次波动基本上是特殊时点导致个别机构产生了流动性压力,再加上媒体炒作和网络传播,令市场产生了恐慌情绪。

“空转”说法过于简化

“目前货币市场利率平稳回调,说明流动性总体上没有太大的问题。”周小川表示,中国货币市场利率上下波动其实也经常发生,例如,以往有大金额的IPO时,由于冻结资金较多,市场利率也会上升很多。“那个时候,央行也不见得会注入资金,我们也要分析具体情况。”

周小川称,只要经济基本面没有大问题,由市场事件驱动的突发性利率上涨,其后还是会回落的。他强调,需要关注市场基本面。货币市场的基本面主要受两个因素影响:CPI以及全社会对信贷和金融产品的需求程度。如果需求非常旺盛的话,也会导致货币市场利率偏高。

今年前5个月,新增人民币贷款和社会融资规模大幅超出去年同期。2013年1~5月,社会融资规模高达9.11万亿元,比上年同期多3.12万亿元。与此同时,近期宏观经济指标却略显偏弱,出现了经济冷、货币热的现象,由此有“货币空转”的说法。

当被问及“货币空转”是否准确描述了当前经济金融现状时,周小川认为,“空转”这种描述过于简化。更恰当的观察角度是,要看金融体系的资金是不是服务于实体经济。

他解释称,实体经济的概念是广义的,既包括工业、农业,也包括服务业、建筑业,都是实体经济。尤其是在当前服务业加快发展和融资渠道多元化的情况下,不能单纯从制造业或某种类型企业的贷款占比来衡量资金流入实体经济的程度。社会融资总规模,从统计口径来讲,是金融部门对非金融部门的统计口径来观察的。

“金融市场中也会有一些金融产品之间的资金流动,包括银行之间的相互拆借,这些金融产品可以解决头寸、流动性,也有避险和价格发现等功能,即便这些也不宜于简单地用‘空转’来描述。”他说。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