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币中间价不再像前几个月那样不断创出历史新高,在最近的八日交易日里,除6月25日小幅回升外,其余交易日都在“碎步走弱”。

昨天人民币对美元中间价一举突破6.15大关,其在9月份已经第三次创出汇改以来的历史新高。这一波涨势进一步巩固了人民币的短期升值之势。

今天中国外汇交易中心公布的人民币中间价显示,人民币对美元较上一日继续走弱18个基点至6.1797。人民币对其他主要货币如日元和澳元等中间价也都出现不同幅度走弱。

中国外汇交易中心数据显示,昨日人民币中间价达到6.1475,较上一个交易日大幅上涨82个基点。在人民币即期市场上,人民币对美元昨日全天多数时间处于6.12下方,临近收盘时段才缓缓回升至6.12以上。

美国的“量化宽松退市”成为近期影响市场的一个重要因素,星展银行财资市场部执行董事王良享认为,鉴于人民币资本账开放或将加快的预期,人民币中长期来看仍具升值潜力。他说:“自5月中旬市场炒作美联储可能QE‘退市’至今,高息类资产价格均大跌。外币、高回报债券、高派息股票被抛售,尤以新兴市场为甚。由于高息类资产多是套利交易的对象,因此在去杠杆化的过程中受压,不过若以过去数个加息周期作参考就断定这类资产‘没有明天’似乎过虑。”

从市场的分析来看,多种因素促成了近期人民币的快速升值。

对于人民币的判断,从最近外汇流入规模降低的角度来讲,的确会让人民币减缓了升值的速度。“人民币大幅升值与贬值都不利于中国经济的增长,而且中国目前处于转型时期,如果人民币大幅贬值,大量资金从中国流出,这不利于目前处于转型期的中国经济发展。”交通银行[0.25%
资金 研报]首度经济学家连平曾指出。

首先,美国量化宽松的货币政策为人民币升值加码。渣打银行财富管理部近日发布报告称,美联储延迟缩减量化宽松政策将暂时缓解新兴市场资产和货币面临的贬值压力。事实上,在美联储QE退出的预期箭在弦上之时,人民币并未出现大幅贬值走势,它与新兴市场整体货币走势出现了明显分化。而如今,美联储放风QE退出推迟,另在会议纪要中提出,美国的基准利率上调也可能到2016年,如此一来,可能将会在短期内暂时解除人民币贬值的外部担忧因素。

人民币中间价和即期市场价格存在一定的差异,中间价是中国外汇交易中心每天公布的价格,这反映了一定的官方意图,而即期市场价格是银行间外汇市场的交易价格。今天上午,人民币对美元的即期市场价格在6.1490和6.15之间徘徊,并没有明显的贬值预期,但相对于前期总是处于涨停边缘的即期价格相比,目前的交易价格相对平衡。

其次,从内因来看,中国经济不再如年初时人们预想的那般糟糕。针对人民币汇率走势,交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连平此前在接受《第一财经日报》采访时表示,人民币目前基本不会出现大幅贬值。他认为,中国经济下半年增速或将企稳,从已公布的各项经济数据来看,当前经济运行已经呈现走稳迹象。

美元的走势会对人民币形成一定的影响,在今年的走势中显得并不绝对,在前期美元大幅走高时,人民币对美元中间价也依然同时创出过历史新高。一些外资银行的外汇人士认为随着外汇市场化程度的不断加深,美元对人民币的后市影响会更大一些。

招商银行高级金融分析师刘东亮分析称,最近一周,人民币中间价再次出现明显升值迹象,目前已经初步摆脱了6至8月间的区间波动形态。刘东亮认为,驱动中间价再次升值的直接原因,可能是近期美元在国际市场上转弱,但根本原因应该是中国宏观经济在7、8两月出现明显的企稳回升迹象;至少在数据层面上,中国经济并不像市场此前预期的那么糟糕,从而打开了人民币进一步升值的空间。

对于美元的后市走势,市场依然存在较大的分歧。“似乎不应该从美国的量化宽松这一点来直接判断美元的后市,最重要的还要看美国的经济基本面。如果美国退出量化宽松,说明其经济已经有了明显起色,失业率降低,那么,人们对于持有美元还是有信心的。”一家国有银行的首度经济学家如此表示,他认为随着美国经济的好转,美元今年下半年走强是大概率事件。

澳门皇冠,对于中国宏观经济的判断,投资人莫泰山最近在公开场合发表言论认为,今年三四季度的经济数据应该启稳回升,目前的状况并不像人们此前想象的那么差。而对于人民币的走势,太快的升值步伐肯定会影响中国企业的出口,但出现大幅贬值亦非人们愿意看到的—所以人民币的走势,基本维持在小幅升值的相对稳定状态。

“如果美元大幅走强,人民币走弱的可能性会更大一些,但是,我们依然长期看好人民币的升值,这关系到资本账户的开放及人民币国际化。”一家德资银行外汇主管人士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如此表示。

在基本面企稳的前提下,刘东亮称,预计人民币中间价短期内,比如年底前会继续升值,逐渐向6.10附近靠拢,即期汇率也将在中间价带动下重启升值进程,并在某一时点创出汇改新高,预计年底时即期汇率将位于6.05~6.10区间。

而影响人民币的另一个压力是,随着10月中旬美国财政部半年度汇率报告公布时间点的临近,来自国际政治的压力不容忽视。“对于人民币的中期走势,预计将大概率呈缓慢升值进程,但双向波动压力将较目前明显加大,且不确定性显著上升。”刘东亮称。

相关文章